• 黑龙江省县(市、区)委统战部长培训班举办 2019-05-20
  • 中国漫画家第年秒的《拾又之国》将于日本推出电视动画 2019-05-20
  • 后峰会时代,看崂山如何“再出发”! 2019-05-19
  • 重庆建川博物馆正式开馆 唐良智调研部分场馆 2019-05-19
  • 探寻秘境阿勒泰《章棋的视频日志》 2019-05-08
  • 韦德称赞大儿子球技:他的视野很特别 比我要好 2019-05-04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5-04
  • 太原出台放宽人才户口迁入一揽子政策 2019-04-30
  • 壮阔东方潮奋进新时代 2019-04-30
  • 外媒炒作中国对发展中国家设置"债务陷阱" 2019-04-21
  • 北京端午假期三天都有雨 郊区出游远离河道低洼地段--旅游频道 2019-04-20
  •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-04-20
  • 是“老铁”也是“粉丝” 书记省长眼中的网友都啥样? 2019-04-17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4-05
  • 乐平市:开展流动党校“培训在基层”活动(图) 2019-04-03
  • 第57章 再探

    更新时间:2016-11-08 09:12:00 作者:源子夫 字数:2055

    午后的阳光打叶间穿过,落在地面上,树荫之下全是斑斑点点的光晕。正值菊花开放的时季,存菊堂内花团绵簇,各色的菊花开得十分热闹。

      整个上午,天锦都在听徐道覆说着北朝锦公主的事迹。她对虞美人组织也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,知道这虞美人内部除了天锦这个创始人,还有八大统领。

      徐道覆显然对这八大统领十分了解,只是在同她讲说的时候,他语言不详,一看便知是有所隐瞒的。

      天锦毕竟不傻,结合这些日子与徐道覆的接触,与司马道子不同的是,他似乎咬定自己就是锦公主,言语之间亲和随意,并无敌意。

      可见这徐道覆对琅邪王并非忠心耿耿呢。

      天锦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却不想捅破,只是一味装傻,躲避徐道覆的试探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昨夜辗转反侧了大半夜才睡着,今早天刚亮,被就采桑叫起来。听了整整一个上午锦公主事迹,天锦早就哈欠连天了。

      趁着午时阳光浓烈,她便躺在屋中临窗的长榻上小憩。

      采桑进来时,她就醒了。

      窗外的太阳微微西偏,她拢了拢睡散的发髻,问:“我似乎又听到了狗叫声,莫非司马元显还在隔壁?”

      “怕是昨夜就没离开?!辈缮N弈蔚厮仕始?。

      按说这里住着女眷,司马元显擅自闯入于理不合,但琅邪王妃既然装聋作哑,不管不问,她们是客,也不好说什么。

      天锦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,不是都跟他说那新娘子没有死吗?难道他没有听清楚?

      见她面色沉了下来,采桑顿时也没了声音。只管端了清水来伺候天锦洗了把脸,又替她将垂落下来的发丝一一束好。

      隔壁院中动静频频,时不时传来的狗叫声实在令人浮躁。

      天锦想到昨夜那恶狗凶狠的模样,原本是不想再多事的??墒悄枪方猩翟谌湃?,她站起身来,朝采桑示意一眼。

      “走,我们去看看?!?

      有采桑作伴,也多了份底气吧。她如此安慰自己。

      采桑已奉她为主,自然对她唯命是从。

      当下,两人毫无阻拦地进了晴梨院。

      昨夜摸着黑,天锦并未看清晴梨院里的布致。这会儿,一进院便看到一条直通大厅的青石砖路。厅堂两侧分别有两间门窗紧闭的屋子,此时阳光斜射,菱花纹的木雕在暖暖的光晕下,显得十分精致。

      便在那紧闭的窗下,司马元显背抵着廊没形象的歪坐着。一身名贵的锦衣,被蹂躏得皱皱巴巴。

      被天锦忌讳的恶狗,也正趴在他的脚下,冲着他不停叫唤。察觉到有人靠近,它猛地绷直身体,两只尖尖的耳朵也飞快竖了起来。

      见被它发现,天锦立即示意采桑停下来。

      恶狗并没有因为她们停下而收敛,反而是眦牙咧嘴,幽幽绿眼瞪如铜钟似的,一副随时都能扑上来的样子。

      天锦暗暗“呸”了声。

      就见司马元显缓缓抬头望过来。

      “又是你?!彼纳粑⑽⑺谎?,一夜未眠,他的眉宇间不知觉地染上了不少戾气。

      天锦注意到他身侧的火盆,里面的纸灰已经满了,显然是她昨夜离开之后,他又添烧了一些。

      她定了定神,开口道:“世子怎么还在这里?那新娘子并未死,你大可不必如此?!?

      司马元显目光冷冷地盯着她看,好半天才回了句,“关你什么事!”

      “汪汪汪!”

      恶狗仿佛能听懂他的意思一样,随着他的话音落下,它张牙舞爪的,冲着她们又是一阵乱吼。

      “……”好的,是她多管闲事,她走便是。

      打定主意,天锦嘴角轻轻一扯,朝着采桑微侧着脸,低声道:“走吧,我们回去?!?

      “站??!”司马元显抬手在额角上按了按,沉着脸道:“什么时候,这晴梨院居然什么人都能进来了?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未免太随意了点吧!”

      这人!

      天锦原以为他还要为害列一条人命在自责,想着他本性不坏,好心来看望他,没想到这人居然这副嘴脸。

      见她不答话,司马元显脸色又沉了沉,他指向天锦,手指勾了勾,“你!给本世子过来!”

      “公主?!辈缮2话驳爻读顺端囊陆?,俯地她耳边低语,“这元显世子为人荒唐得很,就算是琅邪殿下也拿他毫无办法,贸然得罪不讨好,不如先服软安抚?”

      天锦:“那我过去瞅瞅,你在此等侯,万一不对……”

      “公主放心,万一不对,我会立即去找义父?!?

      两人一番交谈,司马元显却等得不耐烦了。他冷哼一声,指着天锦对恶狗道:“小黑,过去把她拉过来!”

      小黑立即冲过来。

      天锦脸色一白,立即道:“不……不必了,我自己过去就是?!?

      “小黑,回来!”

      司马元显得意洋洋地冲着天锦挑了挑眉,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。恶狗虽然及时被止住,却依旧虎视眈眈瞪着她。

      天锦深深吸了口气,朝着对面走过去。

      在恶狗全副警惕之下,她每走一步,都觉得自己可能下一瞬就会葬身狗嘴。

      好在,一直到她走到廊下,这恶狗没有主人吩咐,除了用凶狠地目光瞪着她之外,并没有轻举妄动。

      天锦立在廊下,居高临下地看着司马元显,心里快速的想着应对之法。真后悔没管住自己的脚,经历了昨夜那遭,她居然还有勇气走进来,也知是中了什么邪了!

      “站那么高什么!坐下!”司马元显突然出声,声音里带着浓浓的不满。

      天锦已经没了脾气,看了看还算干净的石阶,依言拧着裙摆坐了下来。她坐下的位置,正好在司马元显下首的位置,距离之近,一抬眼都能看到他衣角上的细密针脚了。

      视线再微微上移,入眼的便是他骨节分明的手指。那只手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没干过什么粗活的,长得白白嫩嫩。此时,他的手里正抓着腰间的玉佩把玩着,那吊儿郎当的姿态,实在很招人厌弃。

      “你,退下?!彼蝗豢?,目光直视采桑。

      采桑一愣,下意识朝天锦看过来。

      “怎么!本世子还指使不动你了!”
  • 黑龙江省县(市、区)委统战部长培训班举办 2019-05-20
  • 中国漫画家第年秒的《拾又之国》将于日本推出电视动画 2019-05-20
  • 后峰会时代,看崂山如何“再出发”! 2019-05-19
  • 重庆建川博物馆正式开馆 唐良智调研部分场馆 2019-05-19
  • 探寻秘境阿勒泰《章棋的视频日志》 2019-05-08
  • 韦德称赞大儿子球技:他的视野很特别 比我要好 2019-05-04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5-04
  • 太原出台放宽人才户口迁入一揽子政策 2019-04-30
  • 壮阔东方潮奋进新时代 2019-04-30
  • 外媒炒作中国对发展中国家设置"债务陷阱" 2019-04-21
  • 北京端午假期三天都有雨 郊区出游远离河道低洼地段--旅游频道 2019-04-20
  • 井冈山交警开展重点车辆严重交通违法行为有奖举报工作 2019-04-20
  • 是“老铁”也是“粉丝” 书记省长眼中的网友都啥样? 2019-04-17
  • 习近平为传统文化“代言” 2019-04-05
  • 乐平市:开展流动党校“培训在基层”活动(图) 2019-04-03